要向着名为绝望的希望
微笑啊

你不信他,但若你信龙
那你就该信他

我信你啊

我信你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要让我相信你 一定啊

龙被骂,没人声讨dw
说到底,欺软怕硬


毕竟她的言语不会那么恶毒
毕竟任何话语里都蕴含着无尽的讥讽
毕竟认为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上


当世上人于恶而绕道而行
于他人则欺身而上
怎样社会?


抱歉,万分抱歉,抱歉
只是想让人听到我的声音
哪怕微弱,泯灭于空气
至少我说过


2017.4.3


我看见了,评论区里的恶。
原来真的会有人是这副模样
在这个人言可畏的时代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
我甚至不知道现在,在你们眼中我所维护着的“她”的出发点是什么
但假使发那条微博的是我
我是不会删的
我可能会弃号,不再上微博(事实上我已经这么做了),等待着它因被举报数目过多而被迫删除
但我是不会删的


因为我没有错
我不认为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一个完全与恶意无关的微博有什么错
有什么错
有什么错


这是一个现世少年的执拗


评论区出现了钱,出现了“粮”

我果真是不该奢望你们会懂得


解答区:
1.说“见千条人身攻击信息却不删除”的人,我建议你可以和楼下说“眼不见为净真可笑”的,来一场辩论会。
一条微博,有人说是“提供了作恶的舞台”,但你要知道,即使没有这个舞台,作恶的人,也是不会少的,她们只是换了某个我们所不知晓的阴暗场所,继续,这样看来的确是“眼不见而心为净”的好。
您可能又要说,难道不能说服他们吗?难道不能以此打击他们,从而遏制住他们的行为吗?
我想说,不能
因为就连我们,彼此,都说服不了对方——这还是建立在良好沟通交流上的——你又哪里来的勇气,去面对一群那样的人呢?
我曾经尝试过,去以一人之力,去“教训”他们,但我失败了,因为我既不怎么会骂人,也不愿。我更加没有那么强大的心理素质,比如在被“假设”自己父母被恶意攻击,而欣然受之。我不是充满戾气的垃圾桶,也不想成为,所以我软弱,我退却,我自认为这种行为为可耻。直到有一天发现,一个人的力量是小的,一个人的时间是宝贵的,一个人的话语是无足轻重的。他们所能翻起的最大的浪花,是制造舆论,而他们的舆论几乎可以约等于造谣,中伤,恶意侮辱运动员。
我想等那时,若是法制完备(未完)
2.针对“少年”问题。
同样的,也请评论中说我“侮辱少年一词”及“你真幼稚”的人,先讨论好了,统一口径,再来评论吧。
我所说的少年,可能指的是一群人,又或者只有我一个。
(未完)
3.那条微博我并没有留截图备份,但在我印象中,仅“那条微博”来说,吃糖?吃粮?
脑内小剧场:
dwA:看,那个谁又发微博了,快去夺取战场!
dwB:但是我看……这次发的料不够猛啊,她连yy他俩感情的话都没有诶……
dwA:没关系,这不是提到这俩人了嘛,欸!还有比较!捧一踩一无误!上啊!
“一些人”:我们的圈地自萌又没做好,也是,那个人怎么能发微博呢,还提到他俩,还比较!如果不是她……如果没有她!
如果真的,没有场所他们便不会作恶,那还真是好啊。
可惜
你信吗?
(部分观点在‘1’中已经体现,望读之)


(何时想起何时再说)
(幼稚一下,谁再说,一切反弹( ̄o ̄) )


我猜猜,会有几个人看到我这最后一句话,而不是半路开骂
无论你是抱着怎样的态度,看完它的
我都谢谢你
至少你尝试过去理解别人是怎么想的
而不是断章取义,以曲解话语达成辩论的快感


评论区的某些人,如果你也看到这儿了,却仍继续提出我解释过的问题,那么我建议你再看两遍,争取明白我的意思。
虽然我不对此抱有太大希望。


思考了一下,你们有一点没有说错,我自私,非常自私,我爱我父母,爱我自己,爱我周围一切值得我爱的事物。


但我同时又是淡漠的,我是一个特别乐意走极端的人,几乎没有人可以改变我的想法——除非我发现我真的错了。


你们说的:


爱是容忍


爱是退让


这份爱甚至是原罪



如果法制完备,有些人是应当受到惩罚的,我把这句话说完整了,所以你懂的我的意思了吗,我所追求的,永远不会是一个乌托邦式的模样——我知道那不可能,人有了恶,才体现了善的珍贵,我想要的,是‘他会为他所做的事负责,或是说他理应承担责任’。但现在显然并不具备这一条件不是吗。


所以我退却了,因为我说不动他们,我没有他们那么无耻,我愿以一叶障目。


从某个方面上来看,你们比我勇敢,真的,你们更是值得作为被钦佩的对象——因为想要通过举报这一举动去反抗。


但同时你们也是同我一样软弱的。举报之后呢,没有人付出什么与之对等的代价,却浪费了自己的时间,气力,心情,你可以说这是爱,曾经的我会这么想,但现在,不会了。它曾经是少年执拗一部分,但现在不会再是了,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我的生活不会因其有太大的改变,同时你也要相信,在那些恶意晋升为可控告的,是造谣恶意辱骂事件之前,他们的生活也不会因其有太大改变。这种辱骂,只要想要看到,就一定能够看到,我们所担心的他们可能受到的伤害,他们应该是已经知晓的,那他们会怎么面对呢?


对于两个快三十的男性著名运动员来说。


(未完)


另:我就是我,说我的时候请别加上“和你的太太”,要说也分成两句话。


为什么呢?因为我与她的关系,可能只有“我点了她几个心”这一层吧。


从来,我所辩论的都是为我自己的“理”,那句话怎么说的,不接受打包捆绑:)


你再粗鲁的时候记得分条哈。


又另:好好说话别谈父母,比如我“假设”你父母,你父母,你父母?只有主语出现但你好受吗?


还有,记住一点,我说得冷漠些,无论喜欢他们到怎样程度,拿来和你我自己的父母比较?


永远不够格


永远


至少在“我”看来


“你”说呢

周五生物课,讲孟德尔的分离定律
生物老师举例子,就在黑板上画了个长方形和圆形,嘴里的说着:
“这个框代表父本,这个圈代表母本……”
当时我满脑子都是
“框圈框圈框圈……”

循环播放

请叫我灵魂画手(!